图片 1

为名诱骗9名同学,80余名大学生帮人在网贷平台上借款被骗150万

20岁的大学生丘某拉了9名同学一起投资,这些同学通过各种方式凑了37万元借给丘某。然而今年,丘某的女友小燕却向丰泽警方报案,把小丘送进了监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贷款不用付利息,每月还可以拿提成天下哪会有这样的好事
舟山80余名大学生帮人在网贷平台上借款被骗150万

图片 1

“帮人在网贷平台上借款,不但不用付利息,每月还可以拿到提成”,自去年6月以来,这种貌似尽赚便宜的兼职方式开始在舟山市的几所高校悄然流传。去年9月,学生们报案。参与“帮贷”兼职的学生有80余人,贷款总金额达150余万元,而这些钱都进了一个名叫周某某的年轻人的口袋。

诱惑同学网贷投资 频繁借款

现在周某某说这些钱投资失误,拿不回来了。那么学生们从网贷平台取得的这些贷款就成了学生的个人债务,由学生自己归还。

今年21岁的小勇,在福州某职业技术学院读书,20岁的丘某是他的高中同学,在福州另一所职业学院读书。两人关系很好。去年4月,丘某找到小勇称,他在给福州的一些大学生放贷款,利息很高,问小勇要不要投钱。在高额利息的诱惑下,小勇用支付宝借了3000元,并在网上平台借了6000元,加上自己的1000元存款,凑了10000元给丘某。

日前,舟山市定海区检察院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周某某依法批准逮捕,该案是舟山市首起校园贷案件。

去年5月起,丘某每月给小勇1000元作为利息。但是仅仅拿了3个月的利息,丘某就开始疯狂的向他借钱,“做贷款赚取利息”“资金周转不来”“女友怀孕要打胎”“爸爸查账要看存款记录”等,丘某给出的理由千奇百怪,此外还让小勇“追加投资”。在小勇没钱的情况下,丘某还教他在各种网络贷款平台借款。

轻松赚钱的兼职

截至去年11月,小勇交给丘某“放贷”的钱有4万多元,而各种理由的借款有3万多元,这些钱大部分是小勇在网络贷款平台借来的。不过,在多个月没有拿到“分红”后,今年2月丘某就微信不回、电话也停机了。

让大学生深陷“帮贷”陷阱

多名同学被骗 女友向警方报案

近年来,校园贷一直风波不断,为此,国家出台相关政策,暂停网贷机构开展校园贷业务。但是,一些隐性校园贷依然存在,还出现了新变种。舟山近百名大学生就深陷校园贷“帮贷”陷阱。

有同样遭遇的还有丘某的高中同学小雅。小雅在厦门某大学就读,去年9月,丘某在微信上联系了小雅,说有一个“校园贷”项目,投进去的钱每周都有3%至7%的分红,邀请小雅一起投资。随后,小雅在网上平台贷了6000元,加上自己的4000元积蓄,总共给了丘某10000元。几天后,丘某让小雅追加投资,并称利润会更高。

“帮人在网贷平台上借款,不但不用付利息,每月还可以拿到提成”,自2017年6月以来,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兼职方式在舟山市的几所高校悄然流传,令不少大学生为之心动。

去年10月到12月,在丘某的指导下,小雅在多个网络平台操作贷款了7万多元交给丘某,丘某拿了3500元作为分红给她,还帮她还了24000多元贷款。后面几个月没有分红,丘某称是资金周转和增加投资金额。今年2月,小雅就联系不上丘某了。此外,与小雅同校的小丽、小巧等多名女生也投资了丘某的“校园贷”项目。

2017年6月,想找份兼职的舟山某高校的大学生小东恰好在学校的招聘群里看到一条招聘信息,工作内容为接电话、发传单及APP推广等。

今年1月,在泉州某高校就读的小燕,在家人陪伴下向丰泽警方报案,称是丘某的女友。去年11月,丘某以朋友需要还钱为借口,让小燕通过网络平台贷款5000元给他。随后几天,小燕去厦门找丘某玩,丘某趁机拿走她的身份证和手机,在手机分别下载了“分期乐”“爱又米”“待上钱”等8个APP平台进行贷款,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将贷款转到自己的手机上。贷款到期后,丘某并未还款,小燕找到丘某的家人,他们也拒绝帮忙还款。在无力还款的情况下,小燕只好向警方报案。

他根据招聘信息上的地址,来到新城某大厦的一家家政公司,公司老板周某某告诉他工作内容其实就是帮忙从网贷平台上贷款。当然这个忙不是白帮的,周某某开出的条件也很诱人:兼职者只负责提交个人信息,从几款APP上申请贷款即可,这样就可以轻轻松松赚得“提成”。

构成诈骗罪 一审获刑四年六个月

小东一开始也考虑过网贷的安全性,周某某为了打消他的顾虑,还和他签订了一份协议,约定贷款本息由周某某来偿还。有了这份协议的“保障”,天真的小东欣然接受。

接到报警后,警方经过调查发现,原本就读于福州某职业学校的丘某,已于今年2月从学校退学。6月,警方将其抓获。审讯时,丘某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随后,周某某让小东提供身份信息,并指导他按照网贷平台的要求完成贷款流程、接受信息核实等,先后在“分期乐”、“爱又米”两个平台上,以分期还款的形式贷款2万余元,而小东得到400元“提成”。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周某某每月都通过微信转钱给小东,让小东按时还贷。小东一度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份既能赚钱又不耽误学习的好兼职。

据丘某交代,去年4月他在福州读书时,通过“校园贷”向他人借了高利贷用于个人消费,因无力还款越陷越深。为了还钱,丘某虚构自己在做“校园贷”项目,向小勇、小雅等人“筹钱”,并承诺支付高额利息。丘某还教他们通过网络贷款平台申请贷款,并承诺申请的贷款利息由他来还。通过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丘某先后让小勇等9人借给他37万多元,除了支付“利息”“分红”共计17700元,归还部分本金58000元,仍有30多万元未归还。

很快,“只需提供身份证、在校生学生证,帮忙在网贷平台上借款,对方负责后期还款,轻轻松松就可以赚外快”的方式流传开来,除了小东所在学校,附近其他大专院校的很多学生也加入了这个兼职团队。

今年1月,因资金周转不来,丘某没有继续帮忙偿还贷款,还称是校园贷的经营出现了问题,不久就删掉了他们的联系方式,更换了手机号码。据丘某交代,这些钱除了用于偿还自己欠下的贷款外,剩下的多数用于酒吧消费、吃喝玩乐等。

直到去年9月初,学生们发现还款期到了,周某某没有打款过来,而且联系不上,于是报案。

昨日,丰泽区人民法院经过审理认为,丘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已经构成诈骗罪,一审判处丘某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

曾经也是热血青年

创业不顺做起以贷养贷的生意

去年9月9日,周某某投案自首。

1995年出生的周某某,几年前毕业于舟山某大专院校,是很多受骗大学生的学长。年纪轻轻的他于2017年初在舟山开了一家家政服务公司,因经营状况不佳、资金周转不畅,公司每况愈下。为弥补损失,周某某便打起了近年来比较火的校园贷的主意。

他以自己的家政公司为幌子,在本地论坛、校园QQ群等发布兼职招聘信息。“一开始就是以接电话、发传单、推广APP等名头,专门招聘在校大学生做兼职。”周某某到案后供述,当应聘学生来到其公司后,他便以校友的身份与这些学生套近乎,加上其承诺会按时付贷款本息,大学生们看到有好处费可以拿,一般就会同意。

那么这些钱周某某拿来做什么了呢?其实周某某后期的“生意”就是通过大学生在贷款APP上把钱贷出来,然后再以比APP高一点的利息贷给别人,从中赚取差价。

但是放贷的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起初几个月周某某还能按期帮贷款的学生还款,但是随着贷款数额的增加,周某某“以贷养贷”的资金链终于断裂。

经初步统计,自2017年6月至案发,共有80余名大学生帮周某某申请贷款,总金额已经超过150万元。最终,周某某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定海区检察院批准逮捕。据办案检察官介绍,随着调查的深入,还可能出现更多的受害人,涉案金额会更高。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查办理中。

而学生们从网贷平台贷来并交与周某某的款项,都被周某某拿去填窟窿拿不回来了。目前,这些贷款就成了学生的个人债务,由学生自己归还。

肖菁

肖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