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浙大,我为什么能在创业路上越走越远

浙江大学电气工程在读博士生李响2006年底创办一家企业,公司现已走上正轨,并开始取得经济效益。记者日前采访了这位27岁的小伙子,他的经历对于大学生如何更好地进行创业有一定启示。
“如果没加入未来企业家俱乐部,我不会走上创业之路”
李响创办的杭州瑞弗科技有限公司研发设计供残疾人使用的高科技辅助用品用具,短短两年里,从最初的3人发展到20人,2008年实现销售额400万元,比2007年增长了3倍,今年已签订的合同总额1000万元。
“如果没加入未来企业家俱乐部,我不会走上创业之路。”李响说,“我的生活状态可能就是每天待在实验室研究技术,博士毕业后到一家知名外企当电气工程师。”
“未来企业家俱乐部”成立于2002年5月,是浙大党委研究生工作部和浙大国家大学科技园管委会共同创办的学生社团。浙江大学创业的学生中,有30多人是该俱乐部的活跃分子。
李响说:“俱乐部不是‘教’创业,而是让我们在接近真实的商业运作中学习、体验创业,是大学生创业的‘学前班’。从‘招新’环节就显示出‘准实战’特点,学校有关老师、俱乐部成员以及外请的企业家、风险投资人用现实的商业案例考察候选人。”
俱乐部实行“项目负责制”,最大的头衔不是主席,而是项目经理。李响在俱乐部前后做了近30个项目,这些“准实战”经验使他“不再害怕向任何人演示、推介产品了”,也掌握了市场分析、灵活处理问题等基本方法。其中一个项目是在浙大举办一场新年音乐会。起初,他和项目组的同学想吸引杭州的大公司赞助,但没有成功。眼看快山穷水尽,他们反复研究,决定把目标转为学校周边依靠浙大学生消费的小商户,在音乐会传单上设置广告位招租广告,一周内就筹到几万元资金。
李响说:“希望有更多大学生有机会接受创业教育,尽管目前创业的人很少,但创业教育会为大学生打开一扇新的窗,即使毕业后不创业,未来遇到合适时机也会创业,人生的机会就多一些。”
不应忽视“小打小闹”的“摆地摊型创业”
“现在一说到大学生创业,许多人立即联想到高科技、IT等字眼。我个人的体会是,对于还没出校门或者毕业没几年的大学生,创业是一条比就业更难的路。不可能一下子就出一个阿里巴巴公司。”
李响说,政府人事部门和教育部门比较看重高科技企业,进入创业园、得到呵护和关照的也主要是这类企业。从成本投入考虑,只允许这类大学生企业入园是有道理的,但不能就此抛弃“卖文化衫”层次的创业,关键看有没有更新的想法。最近杭州有四名大学生选择从卖菜开始创业,结合一些居民的需求,在杭州租个小商铺开了个“小菜场”,走精品和“半加工”路线,这就很有想法。
“我就是从‘小打小闹’开始的,之前摆过地摊,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消费心理学’。”李响说,“参加未来企业家俱乐部期间注册过一家文化传媒类的有限公司,为乐团的演出做宣传,但半年摸索之后,发现公司定位同我以及合伙人的技术背景不契合,又注销了。”
李响认为,低层次创业阶段不仅强化了他的一些商业技能,还帮助拓展了人脉,发现了市场。2006年底,他在筹办一次慈善义演中与浙江省残联搭上了线,随后走访福利院和残疾人康复中心,从中发现残疾人的辅助设备一直依靠进口,价格昂贵且使用效果不好,英文的设置也不适合我国残疾人使用。于是,李响组织几名同样学工科的同学开始研发相关产品,组建现在的公司。此后,经过反复摸索才确定以一键式智能盲用阅读器和便捷式电子助视器作为主打产品。
瑞弗公司2007年还获得100万元“天使投资”,来自浙江上虞一位民营企业家。李响表示,如果没有之前一系列经历包括失败经历的积累,不可能打动精明的“天使投资人”。
为政府的优惠政策叫好,但更期待创业服务
瑞弗公司创办之初位于杭州城西星洲街的一间农民房,2008年搬到西湖浙大创业园,第一年房租优惠,办公环境也一下子改善许多,“见客户有个像样的地儿了。”李响说。
这得益于杭州市促进大学生创业的优惠政策。去年,浙大科技园与杭州西湖区政府共建了“杭州市大学生创业园”,专门腾出5000平方米场地作为大学生创业孵化用房,目前已有76家大学生新创办的企业入园。
李响说:“政府用政策把大学生创办的企业‘扶上马’,但还需‘送一程’。如果大学生企业三两年就关了,这对大学生群体和社会的信心伤害很大。”
“我和创业的大学生交流,发现大家共同苦恼的不是技术,而是怎么把东西卖出去。一家公司开发‘汽车表情仪’,卖不动,打算招50名销售人员促进销售。这是大学生企业普遍存在的‘病急乱投医’现象。大学生企业要想生存下去,销售是关键,建议主管机构在这方面给予重点关心。我们公司的发展就离不开创业服务。”
他所在的浙大科技园除免费提供工商注册、税务登记、人事代理等常规服务外,还以“园校联动”“园企合作”“园政合作”“园内合作”等举措扶持创业,落实导师、培训,尽可能降低大学生创业中的风险。在销售渠道建设方面,浙大科技园出面替瑞弗公司牵线搭桥,参与竞争政府采购项目。
李响认为,政府还可在信息资讯提供、资本引进方面发挥作用。4月初,瑞弗公司接到浙江萧山民营资本的投资意愿,目前正在洽谈。他说,这两位民营企业家就是创业园介绍的,这种“对接”机会,我们当然也可以自己挖掘寻找,但政府和管理部门在这方面更有信息优势。(记者
孙金霞 张乐 余靖静)2009-05-13

新华社杭州7月10日电(孙金霞、张乐、商意盈)成立以来,300名会员中已有30多人自主创业当上了”老板”,还有不少成为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在各个行业崭露头角。这是来自浙江大学“未来企业家俱乐部”的一组数字。在大学生创业”存活率”还很低的背景下,这个俱乐部取得这样的效果究竟有什么“魔法”?“实战”从“招新”开始“未来企业家俱乐部”成立于2002年,是浙江大学党委研究生工作部和浙江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管委会共同创办的学生社团,旨在激发大学生创业创新的热情,提高创业能力,发掘、培养创业创新人才,促进大学生创业就业。创业教育最怕的是什么?最怕“纸上谈兵”!“大学生普遍缺少亲身体验创业的机会,这恰恰也是创业教育最难实现的环节。”浙大国家大学科技园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葛朝阳教授说,“俱乐部一创立就明确,不是’教’创业,而是让大学生学习、体验创业,成为他们未来创业的’学前班’。”从往届的“招新”实况录像中能看出,俱乐部从“招新”环节就显示出“准实战”特点。在面试中,学校有关老师、俱乐部成员以及外请的企业家、风险投资人用现实的商业案例考察候选人。此外,俱乐部聘请的师资90%不是大学教授,而是企业家、资深职业经理人和专家型政府官员,例如杭州市科技局局长讲创业政策,贝因美等公司的市场营销总监前来讲授市场营销,创业企业融资策略则聘请浙江省内创投人士讲授,从而形成了“实践型课堂教育+创业型企业实习+体验型创业实战”的模式。项目经理比主席还“风光”一些资深会员认为,未来企业家俱乐部的精髓在于“体验型创业实战”。在这里,最大的头衔不是主席,而是项目经理。作为浙大最早实施”项目制”的社团,未来企业家俱乐部的“项目负责制”让会员更大限度地“在玩水中学会游泳”。俱乐部主席祝勤玫说,针对每一个创意,会员自发联合,组建一个项目团队,通过项目的运作,大家亲身经历了创业中需要解决的宣传与营销、项目组织、内部管理、人际沟通等各个方面。成立以来,已实施了几百个创业实战项目,例如”YoYo杭州”、”立顿”市场营销。现已创办一家公司的李响在俱乐部前后做了近30个项目,他说,这些经验使他”不再害怕向任何人演示、推介产品了”,同时还掌握了市场分析、灵活处理问题等基本方法,积累了经验教训。其中一个项目是在浙大举办一场新年音乐会。起初,他和项目组的同学想吸引杭州的大公司赞助,但没有成功。眼看快山穷水尽,他们反复研究,决定把目标转为学校周边依靠浙大学生消费的小商户,在音乐会传单上设置广告位招租广告,一周内就筹到几万元资金。“进去是大学生,出来是企业家”俱乐部的实战训练使一些会员“脱胎换骨”。管理工程系学生舒琅在俱乐部担任多个项目的项目经理,目前正在自主创业的启动阶段。谁能想到,这位侃侃而谈、自信开朗的小伙子曾被形容为“羞涩、迷茫”,“说话时偶尔还会脸红”,凭借在面试过程中展现出的责任心和不服输的潜在特质,他成功入选未来企业家俱乐部。几位已经创业的会员表示,如果没加入未来企业家俱乐部,不会走上创业之路。曾担任未来企业家俱乐部副主席的李响说:”我的生活状态可能就是每天待在实验室研究技术,博士毕业后到一家知名外企当电气工程师。”
李响创办的杭州瑞弗科技有限公司研发设计供残疾人使用的高科技辅助用品用具,短短两年里从最初的3人发展到20人,2008年实现销售额400万元,今年已签订的合同总额超过1000万元。浙江大学国家科技园管委会办公室主任邵明国说:”这些学生接受创业教育,眼界更加开阔,思路更加清晰。创业教育为他们打开了一扇新的窗,即使毕业后不创业,未来时机合适的时候也会创业。这对于国家的人才战略、创新战略都是有益的。”
会员王明辉从通信与信息工程专业毕业后到华为公司工作,收入不菲。2006年底他做出了辞职创业的重大选择,创立了上海回首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这位工程师说:”做技术只是一个领域,我希望在更大的天地里施展才能。整个社会都在鼓励创业创新,我们应当成为有所作为的’生力军’。”(2009-07-10)

发表评论